西昌火灾三名伤员已转院,其中两人进ICU,正监测病情择期手术


据报道,嫌疑人名叫何塞·L·戈麦斯,现年19岁。根据记者获取的一份逮捕报告:3月14日,在得克萨斯州米德兰市一家超市内,戈麦斯试图袭击一个亚裔4口之家,其中3人被捅伤,其中包括一名2岁的儿童和一名6岁的儿童。

危急之际,一名店员赶到店里,救下了这家人。这名店员也在与戈麦斯搏斗的过程中受伤。当时一名不当班的边境巡逻人员也在这家超市买东西,在当地执法部门到来之前,戈麦斯已被其控制住。

当其他负责任的领导人在努力控制疫情时,蓬佩奥却在做一些无足轻重的事,好像疫情没有发生一样。他热衷于对伊朗进行“极限施压”。伊朗是世界上感染率最高的国家之一,即使是英国等美的亲密盟友,也在呼吁特朗普政府放松对伊朗的制裁,这些制裁正在限制向伊朗8000万人民运送医疗物资和人道主义援助。然而,蓬佩奥却将疫情视为“极限施压”的工具。目的何在?如果是政权更迭,这一目标几乎不可能实现。更有可能的是大量无辜平民丧生,并进一步暴露美国自我标榜的人道主义的虚伪。根据英国路透社报道,欧盟委员会主席乌尔苏拉·冯德莱恩,于本周四给意大利发去一份信件,为欧盟未能更好地应对发生在欧洲的新冠病毒疫情而向意大利方面道歉。

有哪位国务卿在应对紧急事件时表现得更糟?自二战以来,可能没有比蓬佩奥表现更差的了。在应对疫情过程中,除了在特朗普类似真人秀的发布会一次露面之外,几乎看不到他的任何身影。

上周,当美国和其他国家新冠肺炎病例激增时,看看蓬佩奥在干什么。周一,他与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挑起一场毫无意义的口水战,批评哈就该国严重的疫情说谎。然后他飞去阿富汗,试图说服加尼总统和他的对手阿卜杜拉搁置分歧,以便实现特朗普总统在选举前承诺的从阿富汗撤军。尝试失败后,他选择诉诸现政府最喜欢的外交政策工具:突然切断援助。

在如此严重的情况下,路透社称欧盟终于在本周四给意大利发来了一封道歉信。欧盟委员会主席乌尔苏拉·冯德莱恩在信中表示,许多欧洲国家一开始只顾着解决自己的问题,没有意识到只有团结起来才能战胜疫情。 “这是有害的,应该被避免”,冯德莱恩写道,“今天,欧洲正集结在意大利身边”。

周四,二十国集团轮值主席国沙特召开特别峰会。蓬佩奥在峰会前致电沙特王储穆罕默德,要求沙特停止与俄罗斯之间的石油价格战,这场价格战导致全球油价大跌,美国股市暴跌。但这显然没有成功。

她同时承诺会拿出大笔资金援助包括意大利在内的受灾国家。

路透社在其报道中称,意大利目前因新冠病毒疫情死亡的人数是全世界最多的,已经达到13915人,确诊人数也已经达到了11.5万多。

她还表示欧盟将筹集1000亿欧元的资金,用于帮助那些受到疫情冲击最严重的国家挽救经济和就业,并且会“从意大利开始”。